• 王建军:在党史中汲取前行的磅礴力量

    王建军:在党史中汲取前行的磅礴力量

    新民主主义革命史,是一部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斗争史,开辟了新的历史纪元,具有极其伟大的历史意义,取得了极其丰富的革命经验。

  • 颜高国:中国共产党在青海的辉煌历程与经验启示

    颜高国:中国共产党在青海的辉煌历程与经验启示

    百年风雨,百年征程。本文在宏观概述中国共产党在青海辉煌历程的基础上,客观总结了取得的伟大成就,深刻提炼了宝贵的经验启示,对迎接建党100周年,开展党史学习教育,谱写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青海篇章,具有重要意义。

  • 第一个在青海开展工作的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

    第一个在青海开展工作的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

    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1923 年 6 月,中共三大确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以便广泛发展群众,壮大革命力量,加速推进国民革命运动的进程。在中共中央号召的指引下,担任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并主持国民党在北方的最高领导机关——国民党政治委员会北京分会的李大钊,经过大量细致的工作,与西北军首领冯玉祥实现合作。冯玉祥邀请中共党员在国民军中负责政治宣传工作。于是,李大钊推荐中共党员宣侠父、钱崝泉等6人,以国民党特派员的公开身份,派至驻守兰州的国民军2师工作,并于1925年10月抵达兰州。组织建立宣侠父、钱崝泉根据李大钊提供的线索,在到达兰州后不久,便与甘肃籍共产党员张一悟接上组织关系,并立即向他传达了中共北方区委关于在甘肃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指示。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三人共同分析国共合作形势下甘肃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的客观条件和各派政治势力的立场、态度,认为在兰州建立党的地方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1925 年 12 月,宣侠父、钱崝泉、张一悟在兰州召开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甘肃特

  • 解放初期班禅大师在青海

    解放初期班禅大师在青海

    十世班禅宫保慈丹,1938年2月生于青海省循化县文都乡的一个农民家庭,1949年8月在塔尔寺举行坐床大典时,取法名为“洛桑赤烈伦珠确吉坚赞”。十世班禅举行坐床大典之时,蒋家王朝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1949年8月下旬,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进军大西北,兰州战役告捷之后,西宁古城解放在即。当时谣言四起,社会秩序混乱,遂在堪布会议厅主要成员计晋美、江巴桑等的护扶下,于1949年8月下旬前往历代班禅的香火地——都兰县香日德寺驻锡。我和班禅大师结识是在1950年6月中旬。1950年5月初,省委和省军区,根据彭总指示精神决定,从一军三师师直机关和所属各团抽调部队干部39名(其中营团干部8名),新参加工作的青年干部和地方干部22名,组建中共都兰县委,开辟都兰地区工作。由方新、伊林、李建夫、郝全珍、纪炳文等五位同志为委员,组成委员会,方新任书记。由官保加先生(蒙古族)任县长,伊林、丹科(藏族千户)、王德海(蒙古族王公)任副县长。当时,省委、省政府、省军区对开辟都兰工作十分关心和重视。行前省党政军领导曾

  • 原五军骑兵团团长吕仁礼

    原五军骑兵团团长吕仁礼

    我在青海蒙难的时间虽然很短,但青海各族人民帮助我逃出虎口的经过,却使我终生难以忘怀。一九三七年元月,我任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五军骑兵团团长,在喋血高台、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斗中,突然被青海马家军的骑兵连砍数刀,当即昏厥落马。当我苏醒过来之后,只见满身是血,四周站满了凶神恶煞般的荷枪敌人。我被俘了,我和其他一些受伤被俘而无力反抗的难友一起,在敌人的屠刀、皮鞭驱赶下被押解到张掖的一所大院里。伤痛、严寒、饥饿,随时都有可能夺去我们的生命。不知是谁告了密,敌人已经知道了我和五军四十四团政委、参谋长的身份。一个当官的气势汹汹地把我们三个人揪出来示众。我十分清楚,等待我们的将是一场什么样的厄运!三天后,敌人派了三、四十个骑兵把我们一百多名负伤红军,经洪水、扁都口、门源押往西宁市。我当时光头、赤脚,只从死人堆里拣了一件破皮袄裹在身上。一月的祁连,风雪怒吼,滴水成冰。我们在随时都有倒毙可能的情况下挣扎着前进。路过洪水时,敌人为了减轻他们的行军“负担”,一夜之间就屠杀了二十几名伤员。敌人的凶残暴露了他们的恶魔本

  • 落难故土的青海志士——记吴生霭同志的革命生涯

    落难故土的青海志士——记吴生霭同志的革命生涯

    在西路军被俘的几千人中,吴生霭可能是唯一的青海人。根据这一信息,我们于一九八六年十月,在庆祝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五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专程前往酒泉市城关镇北环城东路五十号,拜访了这位乐都高店出生的红军老战士。宁都暴动跟党走吴生霭,字云亭,清光绪三十三年(一九零七年)三月四日出生于高店东村,家境小康。一九一六年到一九二二年在本村上学,一九二三年至一九二六年在西宁就学,一九二六年八月至一九二九年九月,在兰州陆军军医教练所学医,一九二九年十月至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在国民革命军冯玉祥部第二十六路军军医院任上尉军医。在二十六路军任职期间,吴老的生涯发生了革命性转变。原来,自从阎锡山、冯玉祥在一九三〇年中原大战的倒蒋介石斗争失败后,冯一部被改编为二十六路军,由曾任青海省首任主席的孙连仲任总指挥,于一九三一年三月被迫开往江西宁都参加蒋介石对中国工农红军的反革命围剿。其后,日本军国主义策划了“九一八”事变,大举侵华,东北沦陷,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久受冯玉祥将军熏陶和中国共产党影响的西北军,爱国心切,兵多厌战